国士无双,中国半导体之父的传奇人生

两年前,他从自己创办的新半导体离开。从此好久没有他的消息。

7月29日,杭氧股份的一则公告,把淡出人们视线很久的张汝京再一次拉了回来。

28d9fd88058241a79c9fc03713f8d754

在大硅片领域,新作为“生态体系建设者”是一个很朴实的叫法。

一期投入23亿美元后,新12英寸硅片月产能达到了15万片。而在总投入68亿美元后,新有望最终量产出适用于我国的40-28nm节点300mm硅单晶生长、硅片加工、外延片制备、硅片分析检测等硅片产业化成套量产工艺;建设300毫米半导体硅片的生产基地,实现300毫米半导体硅片的国产化。

另外界再次惊诧的是,2017年6月30日,在担任新半导体总经理3年后,张汝京再次离开了他创办的企业。

当大家追问他再次离开的原因时,他把这一切看得很淡,也理所当然:做新是因为当时内地没有完整的芯片产业。

在成功的曙光将要照亮的时候,他再次选择了离开。事了拂衣去。

5、芯恩集成电路再起航

两年之后,这位老人站在了青岛海岸线上,再起航,继续他心中的梦想。

面对中国缺芯少人的现实,张汝京像一位老中医一样,为中国的芯片产业把脉、开方。

这一次,这位老人为中国的芯片产业量身设计了一个全新的模式CIDM。

CIDM

CIDM(Commune IDM),就是共有共享式的IDM(IDM:下文有介绍)公司。

百度一下Commune的英文释义:

(1)作为动词:亲密交谈,密切联系。

(2)作为名词:社区。

亲密联系、社区。这两个词可以完美的诠释CIDM中的C。

如果可以的话,君临愿意把这种模式叫做“China IDM”

在这里,解释一下什么是“IDM”,以及和IDM相关的名词。

目前,半导体世界的生产模式主要有几种:Fabless模式、Foundry模式、IDM模式。

(1)Fabless模式

Fabless,是Fabrication(制造)和less(无、没有)的组合,是指“没有制造业务、只专注于设计”的集成电路设计的一种运作模式,也用来指代未拥有芯片制造工厂的IC设计公司,经常被简称为“无晶圆厂”(晶圆是芯片硅集成电路的基础,无晶圆即代表无芯片制造);通常说的IC design house(IC设计公司)即为Fabless。

(2)Foundry模式

Foundry,在集成电路领域是指专门负责生产、制造芯片的厂家。

在半导体行业,Foundry也就是我们熟知“晶圆代工”。其是半导体产业的一种营运模式,专门从事半导体晶圆制造生产,接受其他IC设计公司委托制造,而不自己从事设计的公司。

台积电、联电为世界排名第一与第二的晶圆代工公司。第三名就是上文的中芯国际。

(3)IDM模式

目前,IDM是全球主要的商业模式。美国、日本和欧洲半导体产业主要采用这一模式,典型的IDM 厂商有Intel、三星、TI(德州仪器)、东芝、ST(意法半导体)等。IDM 厂商的经营范围涵盖了IC 设计、IC 制造、封装测试等各环节,甚至延伸至下游电子终端。

IDM 模式之所以领先,主要原因在于具备如下优势:

首先,IDM 企业具有资源的内部整合优势。在IDM 企业内部,从IC 设计到完成IC制造所需的时间较短,主要的原因是不需要进行硅验证(Silicon Proven),不存在工艺流程对接问题,所以新产品从开发到面市的时间较短。而在垂直分工模式中,由于Fabless 在开发新产品时,难以及时与Foundry 的工艺流程对接,造成一个芯片从设计公司到代工企业的流片(晶圆光刻的工艺过程)完成往往需要6-9 个月,延缓了产品的上市时间。

其次,IDM 企业的利润率比较高。根据“微笑曲线”原理,最前端的产品设计、开发与最末端的品牌、营销具有最高的利润率,中间的制造、封装测试环节利润率较低。

最后,IDM 企业具有技术优势。大多数IDM 都有自己的IP(Intellectual Property,知识产权)开发部门,经过长期的研发与积累,企业技术储备比较充足,技术开发能力很强,具有技术领先优势。

但一个成功的IDM 企业所需的投入非常大。一方面,IDM 企业有自己的制造工厂,需要大量的建设成本。另一方面,由于IC 制程研发成本越来越高,IC 设计成本大幅增加。IC Insights 数据显示,R&D 费用占销售收入比重不断增加。总体上,IDM 的资本支出与Foundry 相当,却远高于Fabless;IDM 的研发投入占销售收入比重比Fabless 低,却要远高于Foundry。所以,一个成功的IDM 所需投入最大。

愿望很美好,挑战也是有的。

由于具备资源内部整合、高利润率以及技术领先等优势,IDM 厂商仍然处于市场的主导地位,但IDM 厂商所需的投入最大,对市场的反应也不够迅速,所以要成为一个成功的IDM 咸鱼有什么分别?

英雄,则是和命运抗争的那一类人。

奋斗,改变,贯穿着张汝京的一生。

“我命由我不由天,别人的看法,都是狗屁”

“你是谁,只有你自己说了算”

“若命运不公,那就和他抗争到底”

一次次跌倒,又一次次站起来。

于个人,他是一名从不妥协的斗士;

于产业,他改变了中国半导体产业的命运,甚至改变了世界半导体产业的格局。

此所谓侠之大者的最好注解。

而今,新的征程已经开启,这位半导体产业的哪吒又会为我们带来怎样的惊喜?我们拭目以待。

君临仿佛能看到这位老人站在青岛海岸线上凝望苍穹。

而今迈步从头越。

在本文最后,君临想用电影里的一句台词,送给无数奋战在一线的“中国芯”的脊梁。

“哪吒能否改变自己的命运,我也不知道,但不认命,就是哪吒的命。”

面对强敌环伺的巨大压力,中国芯不认命。加油,中国芯!

达到当天最大量

——