奶奶年轻时,是我们村的“村花”

   15:42:14 绿萝小故事

  文:王安然

  本文已获作者授权发布

  图:来自网络

  ed77edb150431ca87339246b5d87be4f.jpeg

  ★偷东西的奶奶

  上大水闹饥荒的年代

  奶奶到处乞讨,实在乞讨不着

  就偷

  偷玉米,偷红薯

  什么都偷,不落下一样可以吃的

  她以自己的大胆

  养活了几个孩子

  后来,生活慢慢好了

  善良的她很珍惜粮食

  我跟着她挖野菜

  她偶尔对着田亩发呆,然后说

  你看,这庄稼多好啊

  ★奶奶是村里最好看的一朵花

  爷爷七十岁左右的时候,还依然玉树临风

  风流倜傥

  爷爷一直嫌她丑

  她年轻时候是我们村的村花

  她十六岁那年嫁给了爷爷

  她的春天太小了

  荒草又太过繁茂

  她低到不能再低的宿命

  却总是使劲把头昂得高高

  dc4886b91aa3b2c472a27157d5560893.jpeg

  ★爷爷比奶奶多一个儿子

  奶奶一辈子生了十三个孩子

  除了饿死的

  活了六个

  五男一女

  爷爷不喜欢奶奶

  这个我懂

  爷爷比奶奶多一个儿子

  爷爷喜欢的那个女人

  长发、细腰

  听说是别人的媳妇

  ★最后一次批斗会

  记忆里父亲的兄弟姐妹很少聚齐

  聚齐时,提起爷爷

  同仇敌忾

  就像是开批斗会

  每个人抖搂出来的罪状

  都够他死一次

  爷爷病重时

  商量去谁家发丧

  父亲的兄弟姐妹们在爷爷屋外开了最后一次批斗会

  只有从来没得到过温暖的奶奶

  泣不成声

  ★敬畏之心

  最先让我以为信仰伟大的是奶奶

  礼拜天,我会跟着她去教堂

  和很多上了年龄的人一起

  唱主歌,声音婉转成一个音调

  而最先让她成为虔诚的基督教徒的

  是一个老婆婆

  唱了主歌,闭眼做祷告时

  就去了天堂。打那以后

  她总说,我们的主,多好啊

  我的兄弟姐妹们都是有福的

  她唱主歌不止是在教堂唱

  她做祷告,随时随地

  我可以听懂得,她也想某一天,被主安静的接走

  她的衣服总是干净整齐

  稀疏的头发总是梳成小小的发髻

  我清晰记得,二十六年前的某一天

  门口麦田那棵老榆树失眠了

  不知名的鸟,叫了半夜

  声音明亮好听

  她睡得很沉很沉

  母亲再也没有把她叫醒

  94c441c0ba08ef6f8e00b82492380ddf.jpeg

  ★野菊花

  野菊花开了,田野里

  到处都是

  摘一朵插在长发上

  就看见了童年

  以及喜欢花的奶奶

  坟头上的野菊花

  开得最旺

  我一直认为那是她种下的

  很多年了,每当野菊花摇曳时

  我就觉得她在那边过得很好

  文:王安然

  本文已获作者授权发布

  图:来自网络

  ed77edb150431ca87339246b5d87be4f.jpeg

  ★偷东西的奶奶

  上大水闹饥荒的年代

  奶奶到处乞讨,实在乞讨不着

  就偷

  偷玉米,偷红薯

  什么都偷,不落下一样可以吃的

  她以自己的大胆

  养活了几个孩子

  后来,生活慢慢好了

  善良的她很珍惜粮食

  我跟着她挖野菜

  她偶尔对着田亩发呆,然后说

  你看,这庄稼多好啊

  ★奶奶是村里最好看的一朵花

  爷爷七十岁左右的时候,还依然玉树临风

  风流倜傥

  爷爷一直嫌她丑

  她年轻时候是我们村的村花

  她十六岁那年嫁给了爷爷

  她的春天太小了

  荒草又太过繁茂

  她低到不能再低的宿命

  却总是使劲把头昂得高高

  dc4886b91aa3b2c472a27157d5560893.jpeg

  ★爷爷比奶奶多一个儿子

  奶奶一辈子生了十三个孩子

  除了饿死的

  活了六个

  五男一女

  爷爷不喜欢奶奶

  这个我懂

  爷爷比奶奶多一个儿子

  爷爷喜欢的那个女人

  长发、细腰

  听说是别人的媳妇

  ★最后一次批斗会

  记忆里父亲的兄弟姐妹很少聚齐

  聚齐时,提起爷爷

  同仇敌忾

  就像是开批斗会

  每个人抖搂出来的罪状

  都够他死一次

  爷爷病重时

  商量去谁家发丧

  父亲的兄弟姐妹们在爷爷屋外开了最后一次批斗会

  只有从来没得到过温暖的奶奶

  泣不成声

  ★敬畏之心

  最先让我以为信仰伟大的是奶奶

  礼拜天,我会跟着她去教堂

  和很多上了年龄的人一起

  唱主歌,声音婉转成一个音调

  而最先让她成为虔诚的基督教徒的

  是一个老婆婆

  唱了主歌,闭眼做祷告时

  就去了天堂。打那以后

  她总说,我们的主,多好啊

  我的兄弟姐妹们都是有福的

  她唱主歌不止是在教堂唱

  她做祷告,随时随地

  我可以听懂得,她也想某一天,被主安静的接走

  她的衣服总是干净整齐

  稀疏的头发总是梳成小小的发髻

  我清晰记得,二十六年前的某一天

  门口麦田那棵老榆树失眠了

  不知名的鸟,叫了半夜

  声音明亮好听

  她睡得很沉很沉

  母亲再也没有把她叫醒

  94c441c0ba08ef6f8e00b82492380ddf.jpeg

  ★野菊花

  野菊花开了,田野里

  到处都是

  摘一朵插在长发上

  就看见了童年

  以及喜欢花的奶奶

  坟头上的野菊花

  开得最旺

  我一直认为那是她种下的

  很多年了,每当野菊花摇曳时

  我就觉得她在那边过得很好

达到当天最大量